佛系树人

社恐一只,看文别看我

【德哈】殊途11

❉❉❉愚人节合刊解禁@Trickster 公式站

❉❉❉欢迎来到德哈成年人的搞♂基世界。大量私设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11




“喵。”Ariel踩着优雅的步子,绕开一片狼藉的家具,摇了摇毛茸茸的尾巴,用脑袋蹭了蹭Lily的裙角,蓝宝石般的瞳仁疑惑地看了看一脸担忧的小主人。




“很疼吗?”Lily巴眨着眼,小心翼翼地用指尖轻戳了一下Scorpius脑门上肿起的大包。




“嘶——”狼狈地躺在地板上的Scorpius吃痛一声,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还好。没事的。”他身上还有七八个不大不小的擦伤,并不是很严重。主要是被人用了泄力咒,才会浑身使不上劲。




“你们忍忍,George叔叔一会儿就过来了。”




“一开始明明是我们占上风的!”Albus不爽地说到,他此时的模样比起Scorpius好不到哪去,除了擦伤,还被人五花大绑丢在Scorpius旁边,“我还以为这次能打赢Harry呢!”




“Harry再怎么说也是打败黑魔王的人,他那时候才十七岁。再加上这些年……就算脑袋记不得了,身体还记得。”Scorpius叹了口气,安慰道,“由此可见Draco每次被他碾压不是没有理由的。”




Lily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壁炉,十几分钟前三个大人就从那里离开了:“Dad他们不会有事吧?”




“有事?”Albus和Scorpius对视一眼,默契地笑了,“当然不。Lily,你还不如担心和他们作对的人吧。”




此时,被人格外信任的三人正在对角巷神奇动物园店里,穿梭在猫头鹰选购区之间。




晚霞余晖下的商店内宠物架之间的间隔谈不上宽敞,空气里弥漫着宠物食物的各种气息,偶尔有簌簌作响的翅膀拍打声,或高昂或低柔的鸣叫,一条条宠物用品相互撞击发出丁零当啷的声响。




数只猫头鹰栖息在木架上,神态各异的转动圆滚滚的眼睛四处张望。Harry伸出手,本想抚摸一只猴面鹰,结果反倒被咬了一口。他看着食指上冒出的一点血珠微微走神。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了?”加了幻身咒的Ron好奇地看着他,为了方便行事,他们三个均给自己加了幻身咒。




“不,没什么。”Harry摇了摇头,蹭掉那点血迹。




“也不知道Malfoy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搞到假的傲罗证。”Ron小声嘀咕着转身往回走,没有注意到Harry在他转过身之后,低头稍稍撇了一眼自己左手无名指。




那里空荡荡的,有一圈的肤色比其他地方的偏白了些许。




“一只长耳鸮。”和Draco交谈的店员脸色不悦地指着一个空鸟笼,“我昨天早上已经和你们的同事说了。我们店里丢的是一只长耳鸮!就在前天晚上!我是昨天早上过来开店才发现的!”




“棕黄色的羽毛?”




“不然长耳鸮还能是什么颜色?”店员恼火地大声质问,“我知道一只猫头鹰值不了几个钱,我也不懂那个小偷为什么不偷鸟蛇那种更值钱的,偏偏选择一只常见的猫头鹰。但是,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我这小店可经不起这么折腾。人人都来我这偷只猫头鹰,那我还做不做生意了!你们傲罗的宗旨不是为我们普通巫师排忧解难吗?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他越说越生气,到最后竟然直接Harry等人给撵了出来。




“我没想到我还有被人赶出来的一天。”Ron有气无力地说,“喂,Malfoy,你到底要干什么?”




“先跟我走。我边走边解释。”Draco抬头看看天色,转身拐入一条小巷里,那里的另一头通往翻倒巷。也许因为位置和夜晚了,路上没见到几个人。




“你调查这个做什么?”Harry连忙跟上Draco的步伐。




“记得MarthaStewart卧室里的那只一次性魔杖吗?上面有根棕黄色的猫头鹰羽毛。”




“羽毛?”Ron惊讶地插嘴道,“可那也许是不小心沾上的。”




“我本来也是这样认为的。直到听到有人偷了一只猫头鹰和Amos Warren的不在场证明。”




Harry一下子明白了Draco口中的某些信息:“你认为Amos的不在场证明是真的?可是,你拉我回麻瓜公寓之前,用闪回咒测试过,那个一次性魔杖上唯一的咒语确实是‘神锋无影’。”




“对,”Draco点点头,挑起一个假笑,“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Martha Stewart是被神锋无影杀死的。恐怕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神锋无影’造成的伤害是什么样子的。况且,那根魔杖上有轻微黑魔法依附的痕迹。对了,Harry,麻烦你记住接触未知物品的时候用魔杖,否则你下次可没有那么幸运了。”




“梅林啊,我那时候刚恢复样貌哪里还记得这个?”Harry狡辩道,“先别说这个,照这样推测,就算Amos没有不在场证明,也不能说明不是他将黑魔法累加在魔杖上,用来杀死Martha。”




“等一下,等一下,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Ron用力扯开一边并肩而行,一边激烈讨论的两人。他感觉自己脑子晕乎乎的,越听越糊涂:“这和猫头鹰又有什么关系?”




“Weasley,你觉得现在买一只猫头鹰多少钱?鸟蛇呢?”




“不贵,几加隆吧。鸟蛇怎么说至少也得三位数,就是在撒加隆。”Ron想了想,“但是,这个说明不了什么,也不能说是对方有意为之。也许人家实在很缺钱又非常需要一只猫头鹰。”




“没错,然而,这只失踪的猫头鹰的毛色和一次性魔杖上沾染的却是同一个颜色。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一个巧合。可是,你认为一个不动声色地带走Harry,并且让他在几个月里一直当个傻子哑炮活着的家伙,为什么偏偏在一根魔杖上留下一根羽毛?”




“这有什么?人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Ron脱口而出,显然不在意Draco的质疑。




 “Ron,直到今天Martha出事,你们根本没能从Jim所生活的地方挖出对方的一点马迹蛛丝。”Harry尖锐地指出,“这就足以说明犯人心思极其缜密,而且这整件事情并不是心血来潮。”




“呃,好吧。”Ron干巴巴地说,有点哑口无言,“那么你们得出的结论是什么?他干嘛兜了这么一大圈,费了这么大的劲?”




“我也只是推测。”Harry轻挠了一下耳垂,不大确定地回答,“他如此大张旗鼓,大概是想请我们去他那里泡泡茶,聊聊天吧?”





话语刚落,Draco冷冷地瞪了Harry一眼,眼神颇为嘲弄:“也就只有你才能说出这么荒谬绝伦的论调。Harry,我有时候真想撬开你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反正肯定没装着你。”Harry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真的不讥讽自己不舒服是不是?




“我说,你们能等事情结束后再自己回家解决私事吗?到时候你们要是呆在房间里几天不出来也没有人管。”Ron边说着边握紧自己的魔杖。他早打定主意,要是他们其中一人一动,他立马就用盔甲咒。这样想着,他惶恐不安地咽了一下口水,继续说下去:“所以,额,你们能告诉我,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喝茶?”




“这里。”Draco在一家休业中的店铺门前停下脚步,懒得去看Ron的蠢样,伸手示意“独眼杂货店”的黑色店牌。联系与Jim Brian有关的人物,也就只有Brad Pitt这条漏网之鱼了。他们之前一直揪着Jim的公寓不放,反倒忘了还有这一处地方没有被彻底搜查过。




“我前几天来买改良版的复方汤剂时,倒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Brad当时在场,我没办法明目张胆地深究。”Draco说着,用开锁咒撬开了歪到一边的老旧门锁,率先进入店内。Harry点亮荧光闪烁紧随其后,杂货店内阴冷而寂静,四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两排高耸的架子形成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过道狭窄而悠长,弯弯曲曲地通往漆黑的深处。




“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Ron晃着魔杖上的一点荧光,敲了敲一个骷髅头骨,上面的灰尘落满了他的鞋子,“Harry,Harry,你觉不觉得这个场景有点像我们上学的时候那次冒险。嗯,这条路也很长,都看不到底。”




“哪次?”Harry心不在焉地挥挥魔杖,他看见自己左侧高高的架子顶上有个水晶球似的东西正闪着微光。




“还能哪次?当然是神秘事务……”




“闭嘴,Weasley。”Draco突然语气不善地打断Ron的话,“你以为我们现在是在观光吗?”




“嘿!我这还不是为了活跃气氛。这鬼地方简直和阿拉戈克的巢穴有一拼。”Ron说着咽了咽口水,如今回忆起那个蜘蛛巢穴依然是他的噩梦,让他的心里没有来的发慌,“搞不好还会从哪里冒出一只蜘蛛。”




“我看你是在害怕吧。”Draco冷嘲热讽。




“再怎么样,我也比三年级的某人被一只鹰马吓破胆得好。哦,这个小箱子是什么?上面的纹路可够奇怪的。”Ron边说着边打开从架子上的小盒子,企图让自己从蜘蛛的话题上转移注意力。




“等等!Ron!”




Harry还来不及阻止,只见眼前黑影一晃,下一秒,Ron尖叫出声:“阿,阿拉戈克!!!”




在尘土飞扬与玻璃陶瓷碎裂声中,两个成年人手臂粗长的蜘蛛腿黑中带灰踩烂了不少东西,足有大象那么大的身躯横栏住了出口,丑陋的脑袋上八只眼睛均有一层厚厚的白翳。




“Bloody hell!守护神咒!”银色杰克拉塞尔梗犬从Ron的魔杖尖端冒出,笔直地透过巨型蜘蛛的身体,一点伤害也没有造成。




Ron惊慌地后退,差点撞上Harry之前,一个咒语掠过他的脑袋击中了巨型蜘蛛的脑袋:“滑稽滑稽!”矩形蜘蛛的身体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巫师的模样逐渐成型,不同声音的另一个“滑稽滑稽”打了过来。




Harry挥了挥魔杖,人形物体化作一团烟雾消失了:“那是个博格特,Ron。我参加过海格给阿拉戈克办的葬礼。”




“Harry……”Draco伸手握住Harry的手腕,还没等他说出心中的猜测,一个水晶球啪地砸在他和Harry之间。四五条银白色光芒瞬间从球内跃出,毫无章法地四处流窜,噼里啪啦地再次撞坏了不少东西。




“梅林的胡子!”Ron瞪大眼睛,看着一个印第安面具从架子上掉了下来。他抬眼一瞧,只见经历两次撞击的架子摇摇欲坠,顶上大小不一的影子黑压压地连成一片,“快跑!”




急切的呼喊在狭窄的空间里回荡,越来越多的东西从两边架子上滚落,铺天盖地的黑暗一股脑地砸向三人。




+++++TBC++++

存稿完毕,一日一更


评论(4)
热度(21)

© 佛系树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