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树人

社恐一只,看文别看我

【德哈】殊途06

❉❉❉愚人节合刊解禁@Trickster 公式站

❉❉❉欢迎来到德哈成年人的搞♂基世界。大量私设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06



Jim花了将近两天的时间才理清HarryPotter意外的大致前因后果。并非事情太过复杂,而是牵扯的人太多。除了已经抓获的十几名买家,恶名昭彰的走私集团和案发现场取样资料之外,现有的资料里都无疑昭示着魔法部里确实存在被贿赂的官员,否则在事件处理时也不会出现各种大大小小的失误了。




烦躁地用手抓了抓头发,Jim晃了晃手里的四五张已经被各种标记折磨得惨不忍睹的文件,无言叹了一口气,扯过整理用的白纸,上面圈着四个嫌疑人的名字:




Kate Winslet、Helen Smith、Robert Litwack、Amos W……



羽毛笔在白纸上旋转起舞,细微的沙沙乐曲响了一半,他忽然意识到旁边不知何时已经没了声响。他抬眼一瞧,Lily娇小的身躯半掩在文件里,小脸靠在自己的腿上睡得正香。Jim这才发觉现在已经深夜了,连猫咪Ariel也不知所踪。




扯过被褥一角盖在Lily身上,Jim的目光落在为伤腿起固定作用的木板上。桃木色系的木板上满是Lily乱七八糟的涂鸦,其中最显眼的是歪歪扭扭的两个火柴人。背景应该是书房,两人窝在沙发上,戴眼镜那个正枕着另一个长头发的大腿上呼呼大睡,画面温馨而恬谧。




Jim不难猜出这是Lily眼里关于Malfoy家的日常,也不难想象Malfoy一家人之间的系念。这份情感无疑令人动容不已,这大概也是他对Lily请求不忍拒绝的主要原因。特别是对于从小缺失家庭温暖的他。他意外发觉自己对家庭的渴望原来竟然这么深沉。




至于另一方面的原因除了哑炮的自己暂时无法离开Malfoy庄园,更甚至连踏出客房一步都是个问题之外。Jim更想知道的是Harry Potter究竟有没有死,还有行为诡谲的Draco Malfoy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不会是真的因为丧偶导致对方心理变态了吧?Jim不由自主地为这个想法打了一个冷战。就冲着对方目前的所作所为,特别是有意不治好自己的腿伤这点,他有非常充足的理由怀疑Draco Malfoy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可以折磨取乐的玩具。




不行!看样子他还是得想办法尽量离开这里!Jim暗暗决定。他环视了一下周围,屋内陈设简约大方,无论是食物还是生活用品可谓是应有尽有,加之家养小精灵的随时补给,完全可以在此毫无阻碍地过完下半辈子。




唯一缺少的,大概是一个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




Jim轻轻地从腰下抽出一个靠枕,快速脱下垫着一层细棉的枕套,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玻璃水杯。那是昨天经家养小精灵之手,和自己怪病药剂一起送过来的。他那时还打开装着药剂的瓶子,闻了一下气味,确实是自己需要的那种,没想到Draco真的把自己的药给买回来了。




将玻璃杯包裹在柔软的枕套内,Jim闭上眼睛,缓缓地深吸了一口气。等再睁开眼睛时,他咬着牙将这两个东西一并砸在床头上面的白墙上。




玻璃破碎的闷响极大程度地限制在枕套的棉缝内,Jim飞快地瞥了一眼Lily的方向,发现对方根本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他刚想乐呵,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身侧——




“先生,您的水杯碎了,请允许我为您替换新的,还有您的枕套。”




%#@&*#¥……Fuck!




污秽的词语几欲脱口而出,Jim脸色不善地瞪着突然出现的家养小精灵:“嘿!你吓到我了!”见鬼,这家伙果然是用来随时监视他的。




“非常抱歉,还请让我收拾一下您手中的碎片,别伤了自己。”




“……”Jim抽了抽嘴角,呵呵,什么时候家养小精灵对待哑炮这么有礼貌了?他揉了揉太阳穴,试探性地开口:“能麻烦你帮我拿把水果刀吗?我想吃苹果。”结果他这话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家养小精灵只是瞅了他一眼,便收拾好东西消失了。




很好,看来Malfoy家的小精灵并不会听从自己吩咐,任何隐藏的尖锐物品也不在考虑的范畴。Jim颇为无计可施地扶住额头。他总不能扛着一把太妃椅去面对拥有魔杖的Draco,除此之外——




快速运转的思绪一顿,Jim神情晦涩地看了看Lily可爱的睡颜。哦,不!他用力捂住自己的脸,拿小孩当人质的这个选项注定被Pass掉。他可没有Draco那么无耻!



想到这里,Jim觉得头疼极了。他怔怔地望着自己不知何时正剧烈颤抖的双手,花了将近一分多钟才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的怪病又一次发作了。




密密麻麻的红疹子一个接着一个络绎不绝地从手背上冒出,脸部像是有只独角仙在皮肤下爬行一般,毫无规律地凸起,一块接着一块突高又消失。整个过程并不会疼,但是使人格外地瘙痒难耐。




Jim低声咒骂了一句,伸手往脸上挠去,指甲磨刮着皮肤使之泛起一条显眼的红痕。他此刻分外庆幸自己因为怪病的发作脱离了对手指一半的掌控权,双手颇有帕金森患者的典型震颤,否则自己脸上留下的就不会是红痕而是血迹了。




使劲咬紧下唇,Jim将低微的呻吟扼杀在婴儿篮里。他可不想这般狼狈的模样被Lily撞见,即使在Lily借住公寓的那晚,对方看过自己脸上肿起两块疙瘩的样子。他伸手想要去拿药瓶,意外发现那瓶子不知什么时候放得比自己想象中的远。




该死!一定是刚刚的家养小精灵无意中移动了位置。药瓶放在新补上的玻璃水杯后面约莫十厘米的地方。如果Jim的身子不往那边一点根本勾不到。




Jim一手撑着墙壁,缓缓地移动。可惜,那只受伤的腿被魔法固定在一定范围内,并不能挪动太多。他拧紧眉头,想要绕过玻璃杯去拿药瓶,结果一个没注意,扑了个空,两个东西统统从柜子上滚了下去。




“嘶——”腹部撞在床沿边上的Jim吃痛一声,上半身的悬空和伤腿的魔法限制让他整个人半挂在床上,脑袋一阵晕眩。等他在回过神,却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地板上的玻璃碎片里捡起药瓶,递给了他。




“哦,谢谢。”Jim含糊地道了声谢,也没看来者是谁,缩回床上,打开瓶盖就灌了一口。随着味道恶心的液体滑入喉咙,他感觉脸上的独角仙越来越小了,直至身上的麻痒和红疹完全消失不见。




Jim迟钝地意识到那位帮忙的人一直站在床边观看了自己发病到治愈的整个过程,末了还嗤笑了一声。




这个笑声让原本的感激之情瞬间一扫而空,Jim蹙了蹙眉,一抬头就瞅见Draco那张满是嘲讽的嘴脸。




药瓶擦过发丝在身后的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Draco收起假笑,目光微冷地盯着Jim:“你的礼仪一如既往的糟糕。”他说着,暗下认为自己刚刚在Lily周围丢了个静音咒的举动非常有先见之明。




“谢谢夸奖。”Jim冲着Draco的脸部砸了个枕头,“礼貌这玩意可不是用来浪费在人贩子身上的。”



用盔甲咒再次断送Jim又一个枕头袭击,Draco得意洋洋地欣赏着Jim气呼呼的模样,遗憾地摇了摇头,“还是一样没有自知之明。你现在可是在我的管辖范围内,想弄死现在的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老子上辈子刨了你家的坟吗?!”Jim咬牙切齿地揪住手中的枕头,刚刚一个药瓶和三个枕头统统没能砸中眼前这位杀千刀的Draco Malfoy!




“不,比那严重多了。”Draco附身揉了揉Lily的脑袋。他的目光在Jim伤腿上的涂鸦停留了一会儿,灰色的瞳孔犹如暗夜下翻涌的波涛。他挥了挥魔杖,在Jim惊诧的视线下对着伤口处念了一个治愈咒,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浅蓝色的小药瓶递给对方:“把这个喝了。”




Jim狐疑地绷起表情:“我怎么知道你没在这里面下药?”




“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我还不屑使用。”




“哈!”Jim哑然失笑,“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分体?我可不相信这点伤势需要你这个声名远扬的圣芒戈治疗师掏鼓这么久!”




 “我乐意。”Draco挑起眉,晃了晃手中的瓶子,“你现在只能听我的。你要么喝下它,明天便可以正常走路;要么继续在床上躺尸。”话语刚落,他满意地看着Jim抢过药剂,骨碌碌地一口喝完。




“我明天要是还没好,我就揍——”Jim的话语曳然而止,眼睁睁地看着Draco从被褥上捡起两张文件。完了,他完全忘了把这些东西收起来。




Draco快速地扫了一眼,淡淡地开口:“Lily给你的都看完了吗?”




Jim心里咯噔一下:“你知道她偷偷复制了一份?而且没有阻止?”




“她和Scorpius他们不同,从她婴儿的时候,我们便收养了她。本质上而言,她和我最像。既然瞒不住,不如放手。”




“梅林,她才8岁!”




“那又如何?”Draco将Lily从床上抱了起来,一手抱着,一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后背。Lily闭着眼睛咕哝了句,迷迷糊糊地用手环住了自家父亲的脖颈,脑袋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又睡了过去。




别有深意地凝视了Jim一眼,Draco挑了挑唇,转身离开了:“你要是这么担心她,明天可以和我们一起去那起意外的现场。”




将Lily抱回她的房间安顿好之后,Draco来到魔药室里。早些时候,Scorpius和Albus已经被他从这里打发回房休息了。




弥漫着药味的屋内,明亮的灯光下是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坩埚底部剩余的一点药剂正和装在Jim药瓶里的一模一样,一张写满药剂成分的纸张被压在一旁:



草蛉虫、粗锑、蚂蟥、流液草、双角兽角粉、硝石、非洲树蛇皮条……



+++++TBC++++

存稿完毕,一日一更


评论(3)
热度(20)

© 佛系树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