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树人

社恐一只,看文别看我

【德哈】殊途01

❉❉❉愚人节合刊解禁@Trickster 公式站

❉❉❉欢迎来到德哈成年人的搞♂基世界。大量私设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01




Harry Potter死了。




死于意外。




谁也没想到巫师界著名的救世主会死于一场在普通不过的傲罗行动里,为了挽救证据冲进火海里,连尸骨也烧了个焦黑。那甚至不是在追捕忙命天涯的食死徒,而是在缉拿神奇动物走私犯。




哦,可怜的HarryPotter,人们都这么说。白纸黑字的街头采访报道写得极其煽情,深切地刻画人们在提起这个人名的时候或惋惜或悲怆的模样。孩童的呆愣茫然,女子激动的鬼哭狼嚎,老人的悲伤化作阵阵哽咽,仿佛那场意外刚刚才发生,而并非在三个月前。




蹲在翻倒巷墙角的Jim Brian叼着半块面包,将手里破旧的黑色水瓶安置到一旁,拿起放在脚边的《预言家日报》随意翻阅起来。这是三天前的报纸,头版上是黑发碧眼的救世主Harry Potter正冲着镜头微笑,笑容温和而干净。




他咀嚼着最后一口干巴巴的面包,将沾满污渍的报纸折叠了几下塞进口袋里,就着水瓶里仅剩五分之一的药剂下咽。习以为常地尝到难以言喻的怪味,他感觉到冰冷的液体侵占了碳水化合物的每一处气孔,咕噜噜地在胃里翻腾。




Jim泛起一阵恶心,长满络腮胡子的脸皱成一团。在紧要关头,他忍住了。




这个面包是他昨晚深夜从床头柜和墙角的缝隙里挖出来的硬币换的。感谢梅林,尽管那枚银西可和自己此时手里的水瓶一样磨损严重,但好歹能用。




他早上太过高兴,买了三明治和一杯牛奶来填补自己三天只喝水的肚子。谁知,用力过猛,他拉了一天肚子。后来他实在受不了,去私人作坊拿了点药。结果胃是舒服了,可自己手里又只剩下10枚铜纳特了。




梅林的胡子!他再也不去巷尾那家杂货店里买东西了!那位独自经营店面的独眼老伯Brad Pitt看上去也一如既往地吓人。沉闷的老人常常一声不吭,幽深的目光却似乎永远在狠狠地瞪着你。




想起对方那只泛着血丝的怪眼,Jim不由自主地在七月艳阳天里打了个冷战。然而,Brad卖的东西是整个伦敦里最便宜的了,如果自己真的选择换一家,那么明天一顿餐就能再次花光他所有的钱。他的床底下藏着一根毒角兽的犄角,但是如今口风紧,根本没法出手。




思量至此,他委屈地瘪瘪嘴,在找到工作之前,自己恐怕又得靠带着点霉味干面包度日了。




Jim觉得自己之前在廉租房滚下楼梯的时候摔坏了脑袋。否则,以自己卑劣的身份和以往的劣迹斑斑怎么可能想出一个找份正经工作来养活自己的古怪主意。




拜托,他可是个常年靠小偷小摸过日子的家伙,怎么会突然想好好做人?说出去连自己也不相信。




大概是真的摔傻了吧。Jim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心里自嘲道。他盖上水瓶的盖子,并将其揣进伸缩袋里收好,后背贴着凹凸不平的墙面慢慢站起身,缓和了一下久蹲发麻的双腿。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天空还是亮堂堂的。Jim是个哑炮,没有手表根本摸不准具体的时间。英国的夏季一般不会太热,可就是日照时间太长,温度较高。




Jim不知道自己是直接回家休息好一点,还是继续四处晃晃,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工作。




实际上,有点虚脱的他想回家到床上躺躺,却又想起自己的屋子是廉租房里最便宜的,与年租价格匹配的狭小而简陋之外,还有一点是卧室的窗户向西,晚上睡觉得拉上窗帘。那面暗蓝色的窗帘已经有些年了,上面除了几个蛀洞之外,还撕拉了一个大口子。




Jim今早刚醒时盯着那个口子发呆了好一会儿,后来他在屋里实在找不到针线包这种玩意就去向隔壁邻居借。他敲了铁锈门一刻钟,总算有个女人过来开门。那是他的邻居Martha Stewart,是个妓女。




Martha抽着烟倚在门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向Jim挑起鲜艳的红唇:“怎么?你想来一炮吗?”她说完还抛了个媚眼,吓得Jim连忙缩回家门,重重拉上门栓,任由夸张的笑声在门外走廊上回荡。




从回忆中脱离回来的Jim苦笑着叹了一口气。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很怕她,不习惯女人如此大胆而火辣。在他心中,自己的理想恋人一定是个金发的。金发的,个子不能太矮,脾气差点也没有关系……




哦,天,他在想些什么?他摇了摇头,撵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重新掏出口袋里的报纸,迈开步子,边走边阅读报纸最后一页上的招聘信息,决定继续四处看看。




家教?调酒师?酒吧驻唱?魔法器物维修人员?




Jim一个个排除过去,他猛地意识到自己似乎没什么一技之长,不知道有没有人要个清洁工的?即便那一般情况下是家养小精灵的活儿。




不,现在可没有什么家养小精灵了。至从Hermione Granger-Weasley四年前成功当上魔法部部长,并解放了家养小精灵之后,家养小精灵也变成收工资干活的劳动力了。Jim毫不怀疑自己现在比一只普通的家养小精灵更穷。




“梅林,去他妈的平权主义!”Jim拧紧眉宇低声咒骂道。他太过于专注地想事情,以至于没有看到一个棕发女子和自己迎面撞在了一起。




“抱歉!”女子步履匆匆地丢下略带哭腔的单词。




被挤到路中央的Jim还没来得及反应,又一个红头发的男子撞着他的肩膀,追着去拉女子的手腕。




“喂!你们两个……”Jim顾不得掉在地上的报纸,愤怒地朝着那两个离自己已经有段距离的男女喊了句。可惜,他们只是回头匆匆瞥了自己一眼,点头致歉后又吵吵闹闹地走远了。




“神经病!”Jim翻了个白眼,俯身捡起地上的报纸。他认出那对男女正是最近报纸头条人物Harry Potter的好友Weasley夫妇,也从他们口中含糊地听到另有一个话题人物的名字夹杂在一堆“阴鸷”“不正常”“不相信”“调查”的字眼里——



Draco。



Draco Malfoy,Harry Potter的丈夫。



这三个月来,随着HarryPotter意外事件的发酵,备受关注的相关人物必是Draco Malfoy莫属。媒体几乎将其过去的经历挨个刨了个遍,从出生Malfoy家族,求学霍格沃兹,意外成为食死徒,到战后历经波折成为治疗师,和救世主相恋,最终不顾家人反对与其结婚,收养了三个孩子。有几家报社对Draco拒绝公开救世主葬礼表示强烈的质疑和谴责,另外也有些对其表示理解并哀悼生活残酷,对其深情的赞赏。Jim听闻,对于这些事情Draco统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Jim想起自己先前曾经在报纸上看过那位传言“完美伴侣”的金发男子。四十有余的年华却一点儿也不显老,外表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岁左右。无数闪光灯下,一身黑色西装的Draco Malfoy缓缓回过头来,长发如瀑,优异的面容上毫无表情,一双银色眸子如同锐利的刀锋,寒光如冰。




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Jim摸摸自己的下巴上灌木丛一般的胡子。他以为自己会被Draco Malfoy那双冰冷无比的眼睛吓到,可事实上心跳怦怦加速了几秒,又很快地趋于安宁。




他忽然觉得自己嫉妒报纸上那四个人。无论是黄金三人组,还是Draco Malfoy,岁月对他们好似比别的巫师更加温和了许多。财富、名誉和爱情,一个都没落下。




Jim转身坐到一间已经关门面包店的台阶上,伸手摸摸口袋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起来。他不是没有听说过救世主和前食死徒爱情故事的各种版本。欢喜冤家型的、细水长流型的、边缘恋歌型的、虐恋情深等等。他深切地觉得编故事的人真是吃饱了撑着!所有的故事最后两人的爱情都是甜蜜而肉麻的。遗憾的是,现实里的两人在三个月前就已经阴阳相隔了。




Jim惋惜地摇了摇头,越发地觉得自己真的越来越不像自己了。他可没有闲工夫在这里同情别人,如果巫师界不需要便宜的清洁工,他只能去麻瓜界试试。




这些年来,巫师和麻瓜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了。只是Jim从小到大还未曾踏足过麻瓜世界。Jim的母亲是个痴迷魔法的麻瓜,她用爱情药套牢了老Brian。可惜后来东窗事发,老Brian出于仁义选择既往不咎,可那个女人在得知自己既没有得到过爱情,也没能有个会魔法的儿子后上吊自杀了。




有时候Jim还是会梦见他母亲得知自己是个哑巴时呆愣样,像是敲碎了杆杠上那个唯一的细小支点,所有的一切噼啦地碎了一地。



然后,灰飞烟灭。




修长指间衔夹的一小节烟草被星火逐步吞噬殆尽,Jim眼疾手快地赶在烟灰泯灭之前重重地吸上最后一口,闭上眼睑,贪婪地享受尼古丁给予自己的片刻安宁,任由低劣的烟草味再一次肆意地萦绕在身上。




一声悦耳的铃铛声突兀地闯进Jim的耳际。他心头一惊,睁眼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觉是自己过于大惊小怪了。声音的来源是一只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前的喜马拉雅猫咪,大大粉色蝴蝶结项圈下是金色铃铛。




Jim心中一动,微微眯起了眼。他的视力并不是很好,不过凭借着自己多年拔葵啖枣的经验来看,那个铃铛的含金量很高。如果自己转手出去的话,十有八九能得到两三个月的饭钱。




“Ariel?”一个稚嫩的孩童声打断Jim内心利益与道德的挣扎。他诧异地抬头便瞧见一位8岁左右的女孩伸手抱起那只猫咪,眨巴着一双灰蓝色的大眼睛同样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一阵微风吹起女孩金红色的发丝和雪白的公主裙,清脆的铃铛声在两人之间徘徊。




+++++TBC++++

存稿完毕,一日一更


评论(7)
热度(125)

© 佛系树人 | Powered by LOFTER